楚天阔的计划很简单。

  既然紫微真人打定主意搞事,那就让紫微真人除了搞事以外没有任何精力处理任何事。

  “我这个人没有别的爱好,但是在骚扰我的对手让他疲于奔命这一条却是无懈可击的。”

  楚天阔笑得很自信。

  叶伊却觉得浑身一阵恶寒。

  这个男人可亏是自己的同伴,如果是敌人的话——

  “我永远不会成为你的敌人,不仅仅因为我心悦你,更因为我绝不可能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楚天阔突然说了一句。

  叶伊感觉很微妙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  “一力降十会的说法,你应该是知道的,意思是说当一个人的实力强大到无以伦比的时候,任何阴谋诡计对他而言都是随风飘荡的蜘蛛丝。”

  楚天阔的笑容很怪异。

  叶伊知道,这个男人确实是看穿了自己。

  “有时候我确实想过讨厌你,你太聪明也太透彻,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看不穿的东西,但是真要下手的时候我又会感觉害怕,”楚天阔说,“因为我没有把握杀你,而你这样的强大存在,如果不能一击杀死,后续必定是无穷无尽的烦恼。偏偏……”

  他叹了口气:“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要杀你最多五五开,现在的话,我杀你的成功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。杀人是有风险的事情,只有在成功率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情况下才能动手,明白吗?”

  “你这是表白还是教育我?”

  叶伊总觉得楚天阔的话里别有含义。

  楚天阔微笑,说:“我只希望你能活得更长久一些,如此一来,我们的利益和感情都能顾全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叶伊一愣。

  恭子准时出现,对楚天阔开玩笑说:“你可真是风骚啊!闲的没事就到处撩女人。”

  “你吃醋吗?”

  楚天阔摇着扇子。

  恭子却只是微笑说:“为什么要吃醋?我又不喜欢你!和我相亲过的男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,我哪可能每一个都记在心上每一个都为他们吃醋。”

  “你们曾经——”

  “是啊,十五年前,我们曾经有过一次很不愉快的相亲记忆。”楚天阔直言不讳,“不过我们的圈子里面本来就是这样,门当户对最重要,其他全部靠后站。”

  “……你这话说的可真是理直气壮。”

  恭子不屑地说着,随后对叶伊说:“不过他也没完全说错,我们的圈子里确实不把爱情当回事,可以肆意约会和找情人,但是结婚对象必须符合双方家族的利益。”

  “你真狠毒。”

  楚天阔阴阳怪气的说着。

  恭子瞥了他一眼,说:“你不也一样狠毒吗?”

  “不,我只是比一般人更加和善。”

  说完,楚天阔转身离开。

  叶伊问恭子:“你们之间……”

  “什么都不可能发生。”恭子说,“绝对不可能相爱的两个人说的就是我们。”

  “但是我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真的没关系,”恭子说,“没有人会喜欢他这种垃圾,就像没有人会对我真心诚意的相爱并且因为爱情而和我结婚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,但是我要的并不只是爱情,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东西。”

  恭子惆怅的看着叶伊:“相信我,爱情并不是全部,但是和你在一起的生活对我而言确实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礼物。”

  “……你真是个天真的女孩。”

  “难得有人说我天真,感觉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  恭子笑盈盈的说着。

  叶伊却说:“希望你此刻的笑容不是硬挤出来的。”

  “就算是硬挤出来的,只要不被喜欢的人看到,也没什么大不了,”恭子说,“我其实很幸运,因为我没有喜欢的人,所以永远不需要担心被喜欢的人看到自己最狼狈的一面。”

  “……你的坚强让我心痛,知道吗?”

  叶伊不许恭子这么强颜欢笑下去。

  恭子却格外执拗地表示:“我喜欢,你别管!”

  “好吧……”

  叶伊很无奈。

  恭子的态度让人心痛的同时更有一份无法呼吸的不适。

  大概,这就是世世代代被家族束缚的人才能感受到的窒息吧。

  叶伊暗自想着,心里有些痛,更有一些不能说出口的难受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紫微真人得到了叶天宇的身体,但是他的情绪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平静。

  “这件礼物让我很头痛,”他自言自语地说着,“我拥有一切,可是唯独没有办法保证安全保存这具身体,如果我将他留在身边,叶家知道以后必定会对我下杀手!如果我不把这东西留下来,叶家的将来又必定是……”

  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冒险把这东西留在身边,”宋安宁说,“叶家的威胁是其次,叶天宇已经死了,我们就得从尸体中榨取足够的价值,这样才是真正对得起我们的付出的选择。”

  “你也觉得我应该留下叶天宇的尸体?”

  紫微真人意外。

  宋安宁说:“至少唯有这样,我们才能让利益最大化。”

  “……你说的很对!利益最大化是最重要的事情!但是……”

  另有一个难题摆在他们面前。

  叶天宇的尸体实在太僵硬也太不好解剖了。

  紫微真人甚至觉得自己无法将这个尸体以最快的速度解决。

  “从来没有哪样东西让我感觉如此疲惫,如果修真界的人都是这么强大的话,我或许真的应该考虑……”

  “不要放弃!”

  宋安宁打断紫微真人的话,说:“我们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一直往前走。”

  “我当然知道我们是没有退路的,但是继续走下去真的有意义吗?”

  紫薇真人有意谋算宋安宁,以退为进的说着:“我虽然有些能力,但在叶家的强大面前根本一钱不值,你如果还是不回头,留在我身边的话,很可能会卷进毫无意义的牺牲中!即使这样,你也要和你的姐姐对抗到最后吗?我并不能保护你到最后!”

  “没关系,我愿意。”

  宋安宁傻乎乎地说着。

  紫微真人的蛊惑让她确信只要她是宋安宁,就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凭借宋颖的关系在叶家人手中活下来。

欢迎大家访问:麦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8novel.com/book/61308/171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