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只可惜,无论是李天畤,还是董老头,都忽视了那根八棱紫金锏,忽视了金锏上的震天神符,没有这道神符,魔王的元神仅凭炸YAO很难摧毁。

????董老头因为碍于李天畤的缘故无法对地宫进行更详尽的勘察,而李天畤虽有真视之瞳,但以当时的修为境界,也无法像魔王这般一眼就看穿了神符的布置,可阴差阳错,剧烈的爆炸还是激发了神符,魔王的身死,就在于它侧重于防范李天畤,根本没把这些进进出出的凡生放在眼里,死的不冤枉。

????但阵法显然有致命的缺憾,也是李天畤最为担心的地方,集中在一点爆炸,就无法对地底下更深处的磐莽造成伤害,非但如此,还会破坏附着在周围的稳固性阵法,将压在磐莽身上的藩篱给拆了个七零八落,危险之极。

????李天畤置身于金锏的锏柄上,感受着地底深处扑面而来的凶煞气息,忽然想起来还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,就是另一处空间裂隙,可以被魔王利用、召唤出亡灵军阵的那个诡异空间。

????眼下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,但在李天畤看来,此处的麻烦更甚于兴隆山精神病院的空间裂隙,可惜魔王已死,不知道对方是用什么手段来利用空间裂隙,器灵如果能捕获那残破的魂魄,兴许能找出一些线索。

????回到营地,李天畤找教官通报了一些情况,确认魔王已死,还有另外一个被镇压的魔头极不稳定,所以戒严非但不能放松,还要进一步加强。

????营地里骤然增加了很多人手,极为繁忙,这么大的事情,如此反应也属正常,很多善后的事情都要做,李邵波重伤,被紧急送往医院,听说此次事件阵亡和失踪的队员多达九人,李天畤知道教官已经焦头烂额,找个借口赶紧离开。

????李天畤悄无声息的收了那些还算完好的彩色泡泡,这种小玩意儿,在黑色卷轴的一个不起眼的圆筒里多的是,没什么攻击性和杀伤力,但在这样的关键的时候,却能救寻常人一命,也算物尽其用。

????又将三眼碧蟾蜍甲丑召集过来,李天畤再度遁入已塌陷的无名山中,群山中塌陷了一个如此大的深坑,如同活火山一般,什么时候爆发全然不知,必须要争分夺秒,搞不定那个空间裂隙,也要搞定磐莽。

????碧蟾蜍的伤势颇重,魔王翼骨之伤并不是好相与的,好在李天畤守着个大宝库,各种丹药极多,刚处理完蟾蜍的伤势,天空飞来一朵铅云,摇摇晃晃令人生疑,最终笔直坠落,触地后轰然一声,震得四周嗡嗡作响,李天畤哑然,黑麒麟这厮终于赶过来了。

????紧接着一道紫光自天而降,钻入李天畤的怀中,器灵也回来了,但是一头恼火,不待他开口询问,便发了一通牢骚,钻入镇魔塔中不再出来,魔王的残魂跑的极快,器灵如此高深的法力居然寻它不到,始终是留下了一个大隐患。

????望着身边三个即是属下又是同伴的家伙,每一个都伤的不轻,到地宫下面显然不能再让它们冒险,留下一些丹药自行疗伤,李天畤转身跳入那可怖的大深坑中。

????魔王曾经被镇压的地方并不难寻找,但最近的甬道已经被震塌了,只能寻找其他的通路,到处都是碎裂的岩石山体,下方已经被堵塞的严严实实,真视之瞳下也无法看到缝隙较大的通道,折腾了半天,还是李修成的元神脱离躯体,钻入那厚厚的岩石缝隙里。

????没多久,李修成便找出了一条被残余阵法守护的通道,虽然也有塌方,但勉强可以一试,李天畤拿出‘幻化魔盒’,在上方的罗盘选择了工匠和苦力,随着星星点点的光芒,一落地便变成了无数穿着粗衣,身高如侏儒般的小人,他们拿着各式工具,并不用李天畤吩咐,便按照刚才探查的方向开始挖掘,动作飞快。

????“‘锁魔囚笼’能不能封住下面的磐莽。”看着小人们忙的热火朝天,李天畤忽然心中一动,之前他便用‘锁魔囚笼’牢牢封印了腊山老妖,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,为什么不照葫芦画瓢?

????“难,坍塌的面积太大。”

????“不要紧吧,有这些小家伙,咱们在外围砌一堵墙用大阵稳固,然后再用‘锁魔囚笼’盖在其上不好么?”李天畤兴奋起来,能把磐莽再度牢牢封印是最好的结果,否则难免一战,他虽然不惧,但金身刚刚融合,还未来得及巩固和体会,没有任何取胜的把握。

????“也不行。”李修成摇头,“金锏占据了正中央,囚笼无法弥合,发挥不了多少作用。”

????李天畤沉思,依然不死心,这金锏自然是万万动它不得,那何不将囚笼就罩在金锏之上呢?难不成再让董老头搞个大杀阵?重新埋一次伙药,再轰一次,兴许磐莽也扛不住凡生火器的威力?两个方法,哪一个好?

????“都不好,荒谬的让人害臊。”李修成毫不留情,封印要讲究与天地契合,依托险境、死地、岩体、五行属性等等自然物质,使其为大阵所用,才能发挥阵法的最大功效,无名山坍塌严重,怎是一个混乱了得?而且囚笼还要盖在金锏之上,从未有过的事情,李天畤也真敢想。

????另者,按照董老头的方法再来一次,绝对杀不了磐莽,李天畤并不知晓那道震天神符,可李修成已经在地底下看到了神符爆发后的痕迹,很容易推断出魔王的元神被绞杀时的场景,如果再轰一次,只能帮助磐莽脱困,绝没有任何好处。

????这番道理说出来后,李天畤知道李修成并非刻意贬低他,的确很麻烦,所以暂时收了这些心思,小人们干活的效率极高,短短的时间内已将通道外围清理好,不少小人进入深处挖掘。

????趁此时间,李天畤干脆坐地冥想,两个小金人为何互殴,他搞不明白,但确信他们已经融合了,金身拥有怎样的威能,他必须尽快体会,也好随时准备应战。

????其实李天畤并不自知,当尘封的记忆之门被打开后,以混沌体融合了李修成的元神、金身之后,他已经非常强大,只是尚缺神性、神格,便是当年令诸界闻风丧胆的战神李修成。

????神藏空间比之前扩大了数倍不止,而且四周隐隐有金光闪耀,元气之海更为壮阔幽深,天穹更为高远,海面之上的七彩光域蕴含着汹涌澎湃的力量,料想再度祭出七焰烈甲时,李天畤的战力将直线飙升。

????在七彩光域的照耀下,岸边挺立的战争傀儡显得格外醒目,虽然只剩下了五十三尊,但依然有着极为强悍的力量,也是李天畤最为依仗的底牌之一。

????在天穹西边的一角,又出现了黑色的区域,那里曾是神藏中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,无论是南天门、火炎天宫,还是后来出现的古神神殿群,都曾让李天畤无比震惊,可惜火炎天宫已经不在,古神神殿群也留在了无尽虚空,此时的黑**域已完全封闭,不知道里面是否还会藏有什么更为惊人的秘密。

????李天畤试图以神识探查这片区域,但根本无法进入,只好悻悻放弃,在那片神性曾潜藏的深蓝空间里,他终于找到了融合之后的小金人,不,应该是大金人了,除了浑身金光闪闪,大金人与李修成长的别无二致,他正在深眠,就如同神性在此处一般,不接受任何打扰。

????一圈转下来,李天畤重拾信心,盘算着自身实力,虽然较磐莽还有差距,但并非没有一战之力,加上可以祭出由战争傀儡组成的‘玉石俱焚’大阵,他有把握让此妖魔无法走出无名山。

????而李修成则在默默的消化李天畤在圣山圣殿的遭遇,以及那些恢复如初的庞杂记忆,从深山大泽走出的那个一心向道的少年开始,从那个烟波浩渺的大海上的奇遇中走入,他也陷入了长久的睡眠。

????天地间似乎陡然安静之极,李天畤从冥想中醒来,那些农夫与工匠们已经将通道重新清理好,他在神识中分出一半小人,指挥他们沿着金锏的四十度斜角的方向向下深挖,然后步入通道。

????小人们的工作非常细致,通道要比想象中好走的多,李天畤很快就到达了曾经魔王被镇压的地方,此处空间不大,比之前来过时缩小了一大半,主要是由于岩体崩塌造成的,还依稀有镇压魔王的铰链残体和阵法碎片,阴森嗜血的魔气依然浓重,另外还有两条坍塌的甬道,其中一条似乎就是亡灵大军的通路,应该通往山谷深处的另一个地方。

????头顶一片幽蓝,呈不规则形状,仿若是一汪极小的水池悬在上空,不时的有光影波动。李天畤站在下方仔细体会着其中的气息和细微的变化,慢慢的感觉到有些微寒,不似那种体表的体会,这种寒冷直透心神,貌似温和,实则凝实执着,有极强的侵占性。

????李天畤俯身拾起一根长条状的山石,略一迟疑,还是缓缓的伸向了如碧水般的空间里,山石依然完好如初,并没有被空间切割消失,这里果然与兴隆山精神病院旁的空间裂隙有所不同,他索性将整个山石扔进了空间里,石条也未落下,而是静静的悬浮片刻,随着波纹又一次荡漾消失了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麦子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8novel.com/book/93273/945/